Our Recent Posts

Tags

Netflix「佛洛伊德」熱潮 — 談談從心理治療的角度,如何正確地理解「戀母情意結」?


可能是因為上個月的某日是佛洛伊德的冥誕,再加上Netflix上有一齣根據佛氏故事而編的劇集,網上最近多了關於佛氏心理學的評論,當中包括批判著名的「戀母情意結」概念。

讀過這些評論後的感覺是,批判者或許只是讀過一些心理學,缺乏進行「深層心理學」臨床工作的訓練和經驗,所以未懂得掌握深層心理學所需的那套用以進入潛意識世界的「詩性的語言」,以至無法體會佛氏的真正所指,因此就只會剩下什麼「想與母親性交」、「想跟個與母親一樣人的結婚」之類這些表面的意思。

Marcus (假名) 是一名26歲的青年,大學畢業後已工作了數年的時間。來找我的原因是無法處理自己的憤怒情緒,很常失控,經朋友勸告後決定尋求專業協助。

Marcus談及自己的工作,主要是為項目進行一些初階製作,以及替上級處理一些雜務。他對公司的管理很不滿,認為很多地方都是「stupid」的,而且管理層「很廢」之餘都把「艱難卻不重要」的工作拋給包括自己的「低層員工」,形容手法為「 壓榨」和「缺乏尊重」。當時的我盡量去理解和感受Marcus的不滿,惟同時根據我對他公司的理解,作為一間規模不大、極度倚重團隊合作去爭取和保持業務的機構,按道理應該很難會出現其所描述的企業文化...

我問Marcus:你認為應該怎樣才是好的?

Marcus帶着怒氣衝口就說出心中的想法:這公司正如世界一樣充斥著「制度暴力」,我們要改造這個社會才有出路!

讓Marcus說完了之後,我使他再次回到談論他的工作上面:他被交與的任務、他的表現如何、他的工作方法、怎樣與同事協作等等的具體細節。發現的結果是:他的工作效率極不佳、沒有一套讓自己能夠按照要求來執行任務的方法、在處理與同事的工作關係上往往只是製造更多的磨擦和矛盾...

我再嘗試去探究Marcus對他所身處的企業環境和行業的了解,得出的答案是他並不太知道公司是如何在行業競爭中得以生存的,也不知道公司的經營模式及管理架構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Marcus也不清楚他的工作與公司和團隊的利益和成敗有什麼關係。他的情況實在讓人難以理解他到底憑什麼去説公司管理很「stupid」、管理層很「廢」、不「尊重」和「重用」他而且又「壓榨」他... 要回答各種疑團,唯有繼續進行探索...

漸漸地Marcus的內心世界浮現了...他根本不了解他所身處的環境中的現實,他有的是一堆需要和期望,以及外在世界該對要求給予回應。

Marcus出身於小康之家,父母工作較忙,惟在工餘時間都盡可能滿足Marcus的需要,小時候也有「工人」照顧。父親比較沉默寡言,很少在Marcus面前談及自己和工作,家中的事務主要是由母親處理。Marcus中小學成績一般,與老師關係普通。大學選科時沒有什麼志願,因喜歡文字多於數學,就報讀了人文學科,根據他的說法,「渾渾噩噩」了幾年就畢業然後找工作了。

何謂「戀母」?就是一種內心深處仍停留在被照顧不被照顧、需求被回應不被回應的心理狀態;被照顧被回應時就喜悅,不被照顧不被回應時就憤怒。這是一個人幼時的內心原貌,人的成長就是要脫離這種狀態。如何做到?答案就是「父親」的出現 (注意「父親」和「母親」一樣都是一種「心理意象」,並非指現實中的父親母親),「父親」把一個人從「依戀母體」的狀態帶到「真實的世界」。真實的世界是怎樣的?真實的世界是現實和殘酷的,沒有人會沒有緣由地聆聽和回應你的需要。要在這個真實的世界生存下來乃至獲得成就,就需要搞清楚它的運作法則、箇中的利益關係、個人身處的位置、在他人眼中的價值等的種種,透過自己在真實世界中的操作及與他人的互動和交換,來讓自己的需求獲得滿足,也清楚知道過程中總有遺憾;因此並非內心深處其實是希望別人在沒有緣由的情況下(像「母親」一樣)完全地回應自己的需求。若因為「父親的缺席」而無法成功過渡成為真正的成人,就是所謂的「戀母情意結」這種心理狀態,並且大致上適用於男或女。

Marcus意識到自己的內心狀況,並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輔導和治療後,已漸漸變得成熟,不再自憐自覺受欺壓、胡亂地控訴他人和説些空洞的説話,願意老實地面對自己的問題和作出自我改善。現在的他,是公司一名有真實貢獻的員工和一位開始懂得發展真正的人際關係的好男兒。

你的內心到底真實地是怎樣看你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關係的呢?

註:為了隱藏案主的真正身份,經同意後已給予假名並對個案內容作出適當修改。 (歡迎在頁底的comment位置留言,以及分享文章。除此之外,如有問題亦歡迎以PM形式查詢,Derek會盡快親自回覆。)

©2018 by Derek Lam Psychologist - 專業心理輔導及治療.